中油网的对赌噩梦 监管缺失的尴尬

更新时间:2019-06-14      

  新年第一个交易日(1月4日),从事甲醇等液体化工产品电子盘中远期保证金交易的中国石油和化工交易网(下称“中油网”)突然公告当日起暂停交易。王先生作为张家港地区中小客户代表之一,立即匆匆赶往该市场总部所在地北京,和其管理层协商出金等解决方案。目前,遭遇客户出金挤兑及银行结算账户被法院查封的中油网已连续停盘达两周。

  2006年11月正式开业的中油网,是“由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协会倡导组织,中国乐凯胶片集团公司、兖矿集团有限公司等国内数家大型企业参股组建的石油和化工行业第3方交易平台”,并已与招商银行北京亚运村支行和中国农业银行张家港保税区支行签订客户交易资金的第三方监管协议。

  但这家自称紧紧围绕以客户为中心的“安全、公平、诚信、经济”的原则且无论是在模式创新、服务流程等方面走在全国前列的“准期货”液体化工市场,却让王先生所在大楼内从事液体化工贸易的公司几乎无一幸免于这场“意想不到”的噩梦中。

  本周二下午,张家港保税区化工品交易市场8楼,一群交易商正在讨论如何联合行动以最大程度减小保证金损失。而19楼,正是中油网张家港办事处所在地,但上周末早已人去楼空。

  这些在中油网开户资金均仅数十万元的中小投资者,现在正后悔没及时向当地法院申请查封该市场在张家港保税区的农行结算账户。而就在上周三(7日)中油网公告“经公司内部初步核查,发现交易网上存在违规现象,造成大额资金损失,公司就有关问题已向国家有关部门进行了汇报。对于造成的损失,公司一直采取积极措施,尽最大努力保护客户利益”后,先下手为强的几位来自常州、山东的大客户立刻通过其当地法院对该市场的张家港结算账户进行了资产保全目的的查封。

  由于大客户根据其账户余额查封的资金总额已接近结算账户的总额,这些正为事前未能协同行动而懊悔不已的中小交易商,又陷入联合要求法院追加查封结算账户还是联名要求中油网破产清算以图平分最后一杯羹的争议中。

  事实上,元旦前几天,网上已流传张家港保税区三创国际贸易有限公司的业务员邬海芳爆料中油网“诈骗客户巨额保证金”的帖子,但这些做空甲醇已有不小盈利的中小交易商当时大都不以为然,甚至抱怨曾大量做多而惨亏的邬海芳多事,只是部分尚存忧虑的客户在去年底的最后一个交易日平仓后才发现已无法正常出金。

  而据上周曾作为张家港客户代表赴京与中油网谈判的王先生向《第一财经日报》陈述,他们本与中油网管理层达成先按五成甚至六成比例退还保证金的协议,但由于大客户抢先查封了银行结算账户的行为而使协议无效,也使中油网4日后数度恢复交易的意图化为泡影。

  这些中小投资者也曾如“华夏交易所事件”中的不少代理商和个人投资者心存幻想,有类似证监会下属期货投资者保障基金的机构出面救助,对于投资者10万元以下的保证金损失,予以全额补偿;对于10万元以上的部分,则区别个人投资者和机构投资者,分别按90%和80%的比例进行补偿。可惜,作为电子交易市场主管部门的商务部至今未对此有何反应,尽管中油网已就有关问题向北京商务局等国家有关部门进行了汇报。

  目前,这些中小投资者尚在盼望中油网的股东单位甚至其中大客户出资拯救中油网,而据多位业内人士向《第一财经日报》透露,来自乐凯胶片集团公司的中油网董事长并不打理公司事务,兖矿集团有限公司则是在停市核查时发现保证金窟窿已萌生退出打算,由同行的北京金银岛网交所出面收购也只是一厢情愿而已。

  虽然中油网在7日的公告对承认的“违规现象”语焉不详,但业内人士公认该市场大规模参与了与客户的对赌交易。

  据以甲醇交易为主的中油网停市前最后一交易日公布的持仓量(即“订货量”)、结算价数据,不难计算出甲醇单边持仓总量8.78万吨,而均价在每吨1700元时按20%的保证金比例要求客户保证金总量至少近6000万元。不过,即使考虑中油网按开户资金1:1比例配比客户质押额度而使实际保证金比例仅为10%左右的因素,中油网结算账户上积存的保证金数量也应有3000万元以上,但又考虑客户资金使用率通常不到一半情况则中油网账户上所需保证金数量仍应超过6000万元。

  而王先生在代表客户与中油网交涉时,后者向他们提供的客户保证金银行入账数为3200多万元,且目前的银行账户余额显示还亏空了1700多万元,即账面上实际仅有1600万元不到。因此,不难发现参与交易的一方必然向结算银行欠交了巨额保证金。而在银行仅对结算账户的总账负责第三方监管之时,也只有掌握结算权的交易市场本身,才能通过虚拟多个客户账户并在多个结算银行账户间适当进行二级账户的资金配置虚增出如此巨额资金来。而这种行为,也只有在这些虚拟账户出现巨亏而盈利对手有大量提现要求时才会暴露。

  据一些客户向《第一财经日报》反映,其实中油网甲醇多头总持仓量中有近7万吨为市场通过虚拟客户持有,即中油网几乎走到与所有做空客户的对立面。至于中油网与客户大规模对赌的原因,一些业内人士分析,在国内各液体化工电子盘中,中油网虽以行业协会和两家上市公司为背景,但平素并不起眼。为活跃市场,中油网管理层才会决定暗箱操作充当做市商,这也是各电子交易市场起步时的通病。

  问题是,中油网前期做空时一度获利,而当去年国庆后甲醇连续跌停时尝到甜头的该市场以为价格到底而反向转多,一方面也是企图维持市场流动性。这也是去年四季度以来中油网的电子盘报价长期高于同类市场每吨100元以上甚至高达200元的原因,但这在吸引套利交易商大量进场套利的同时也为中油网的自营盘埋下定时炸弹。

  有趣的是,上海石油交易所在中油网4日暂停交易的次日,即通过对交易商友情提示的方式暗示后者“无视国家有关政策、法律,违规操作,操纵市场,甚至虚拟交易资金诈骗交易商的交易保证金,导致出现暂停交易和交易商不能出金的严重事件”。事实上,目前国内交易液体化工的电子市场共有6家,而从事液体化工产品贸易的现货商也大都在多个电子盘上同时开户交易,故某个市场的违规内幕通常会通过客户为竞争对手知晓。

  而自称坐过机关且有媒体经历的中油网总经理李红军,本周二晚向《第一财经日报》承认,该市场造成大额资金损失的违规现象与管理能力有关,但亦表示绝无个人动机,也经得起查,且一直主动配合客户提供有关资料。他还表示,担负着维护社会稳定责任的市场管理层和股东层一直在为设计一揽子解决方案而积极努力,六合玄机网,将争取尽快解决好问题。

  尽管停盘至今已达两周的中油网不能与其负责人卷款潜逃且涉案金额近2亿元的华夏现货商品交易所类比,但已暴露出此类准期货市场亟须规范保证金监管等方面的必要性。

  华夏现货商品交易所面向大量的个人散户,且不存在实物交割,与探索“BtoB”第三方现代物流模式的大部分电子交易市场渐行渐远,而在去年8月前其负责人的潜逃还惊动了商务部、公安部、证监会等多个部委甚至最高决策层。可惜,虽然之后相关部委还联合开展了大宗商品电子交易市场的全面检查,但一直难见下文。

  据一些电子交易市场的负责人透露,已经数易其稿的《大宗商品交易市场管理暂行办法》即将出台,大宗商品交易市场及其出资人、管理人员不得入市或者变相入市交易后,如上述中油网与客户的对赌行为或将得到极大程度约束。


正版挂牌| 香港挂牌最完整篇彩图| 最快开奖结果现场直播| 香港赛马会开奖记录| 2474铁算盘| www.kj005.com|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 www.94789.com|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 看本港台开奖现场直播| 直播亚视| 白小姐中特玄机网|